貴州白酒在“新舊動能轉換”上做了新嚐試

 媒體報道     |      2018-12-04

2月26日,茅台帶頭召開了一場的貴州白酒圓桌會議,在業內引起了不小的轟動。引起轟動的因素有很多,業界普遍關注的是黔酒抱團不止一次,這次是否能夠成功? 而引起轟動的次一個因素,是骨幹企業代表來得齊全,而且都是一把手甚或背後的大老板,足見貴州白酒骨幹企業對此次會議的重視。不過在筆者看來,這是貴州白酒在“新舊動能轉換”中一種新的打開方式。

“新舊動能轉換”是我國為適應和推動經濟新常態發展而探索總結出來的新理論,它的第一次正式出現是於2015年10月的一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。後來,這個詞又在《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》和曆年的全國兩會工作報告中多次出現。  

 盡管“新舊動能轉換”目前尚未有明確的概念界定,但它所涵蓋的,既有“無中生有”的新技術、新業態、新模式,也有“有中出新”的傳統產業改造升級。貴州白酒的“新舊動能轉換”,是經濟結構轉型升級中典型的傳統產業改造升級。


“酒冠黔人國”,特的生態環境使然,自古以來就以盛產名酒而名聞天下。而現在的貴州,幾乎每一個縣都至少有一個能代表地方特色的酒。在多彩的貴州,酒的種類也是多彩紛呈,其中不貴州負盛名的大曲醬香酒,藥香型白酒,也有濃香型白酒、小曲酒,以當地水果釀製而成的各種果酒等等。


 然而貴州白酒多年以來一直是茅台酒一枝秀、其他酒不均衡發展的格局。同時,貴州在整個白酒行業的體量和綜合實力與川酒相比,較為落後。造成這一格局的根本原因,是大部分企業在市場競爭和消費趨勢持續升級過程不能與時俱進、迭代創新。   

貴州白酒的新舊動能轉換,是先進者為了更加先進和更長久的先進,直接對比標兵找差距,找準超越式發展的出路,借助新經濟時代的外力,通過自我變革與創新從而實現高質量的增長,根本前提是要依靠產業自身的決心和行動。貴州白酒圓桌會議打開新舊動能轉換的步,就是以“同心共譜酒文章,攜手共拓酒天地”為主題,希望創建一個全新的機製,構建貴州白酒發展的命運共同體,向不均衡、不充分的現狀宣戰。同根同源的曆史發端、神秘傳統的釀造工藝、別具一格的黔酒文化、得天厚的黔山秀水,是貴州白酒大的軟實力。

 競合發展成為共同的理念。貴州的白酒企業從未像現在這樣,無比渴望抱團發展,盡管白酒行業競爭越來越激烈,大家既是對手,又是朋友,各有各的市場、各有各的空間,各唱各的拿手戲,各打各的特色牌,也可互相“拚車”、互搭“快車”。命運共同體下的貴州白酒,好比是每節車廂都在驅動的“高鐵”,進入健康快速發展的新時代。貴州白酒圓桌會議打開新舊動能轉換的第二步,就是充分發揮白酒作為貴州支柱產業為地方經濟社會發展賦能。貴州經濟高速增長,增速連年高居全國增速前列,白酒作為支柱產業之一,功不可沒。茅台集團董事長袁仁國,茅台集團委、總經理李保芳在講話中都提到,貴州孫誌剛曾指示茅台酒要“做足酒文章,擴大酒天地”,為貴州經濟的發展多作貢獻。   

他們指出,這不僅是茅台酒的事情,也是整個貴州白酒的事情。釀酒對於貴州區域經濟發展的驅動作用,不僅體現在茅台、習酒等傳統酒企,而且後起之秀岩博酒也是很好的力證。這就需要各骨幹企業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和自我創造力,把貴州白酒共同做大做強的同時,更好地為貴州經濟發展賦能。


亚游集团酒業